• [猎奇、重口]网友的下场
  •         继上次女同学被我吃完后,好一阵子都没吃上「母猪肉」,就剩一个达磨女儿,这还太小,吃又没甚幺肉,可当飞机杯又太小了,插不进去,而且那母猪的奶也快被喝光了,该来找下一个目标了。

            我在网路上认识了一个女生,家人都去世了,就剩她一个,用着她家人剩下的几百万遗产过日子,本来有个谈了几年的男友,甚至是定婚了,结果最近被分了,机缘巧合下,她对常常陪伴她的我产生好感,在我的诱骗下,她被我约到家里打炮。

             有了上次的经历,我更好的哄骗她喝下有安眠药的果汁,接着快速给她打上麻醉后,把她的手脚给切了下来,久违的母猪肉啊!我看着那诱人的双腿和手,不禁流下口水,在我包扎好她的伤口后,我便把她叫醒了,她一开始没甚幺感觉,但尝试要活动手脚时,发现自己的手脚没了,心里开始慌了起来,不停大哭大叫,在上次宰杀女同学后,为了让我更爽,我买了隔音棉,这隔音棉我亲自试过,绝对半点声音都不会漏出去,所以才让她哭喊,她越是哭喊,我就越是性奋,我拿出了我的鸡儿,直接就插了进去,没想到的是,她居然是个处女,看来她前未婚夫和她分手不是没有原因的,这几年一直不给他肉吃,是我也想分。破瓜的痛楚让她又不禁哭了出来,看着她一边流泪一边怨恨的表情,没多久,我就射了,这时的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居然耻笑我秒射男,我上前就是一拳重重的打在她的肚皮上,让她知道谁才是主人,被揍一拳的她忍不着吐出刚才我给她喝的果汁和胆水,看到她痛苦的样子,我又硬了起来,上前又是一顿胡乱抽插,因为刚才的拳击,我每次顶进去,她就感受一次痛楚,这次,我把她干到不停道歉才停了下来,我蹲在地上,用手抓起她的头髮,把她扯到空中,问她拿银行卡密码,或许是还觉得自己有获救的希望,还是觉得自己拿着那个秘密我就不会杀她的缘故,她死活不说,我一个不爽,又是一拳,还是不说,我便拿出阔嘴器,她可能是猜到我要干嘛,死活不肯张嘴,我对着她的肚子又是一拳,痛得她大叫起来,我则马上把阔嘴器塞进她的嘴中,待我拿出钳子后,她马上懂了我想做甚幺,便哭着摇起头来,她勉强的把银行卡密码说了出来后,我则马上外出试一下密码,在确定密码正确后,我又回到家里,她看到我回来后居然乖了起来,自己蹭过来吸起我的鸡儿来,看来她已经明白了,她已经回不去了的结果。

            我在她脸前煮起了她的手脚来,她虽然内心惊恐,但表情上却是露出一副母猪般的表情,我冷冷一笑,便吃起她的手脚,比起之前那个女同学,可能是因为她不常运动的关係,她的肉比起女同学的肉更软也更好吃,像是在吃鸡胸肉一样,我切了一块让她吃看看,她居然吃了下去,居然还夸我煮得好吃,啧!臭女表子,居然为了活下去甚幺都肯干,不过这种的调教起来应该也不错,在我吃完她的手腿肉后,一样把她的骨头磨碎煮成了汤,这次我尝了一点,感觉起来没甚幺味,不过我还是放到她面前,她也懂了我的意识,便开始慢慢的喝了起来。

            一转眼,她在我身边经历了受怀和怀孕的时期,终于来到了生产的时候,她很顺利的生下一个女孩,这段时间靠着她的钱,买了房子,生活是一个爽字,而我也就给她吃我吃剩的,她比起前一只母猪,可是活得好多了,最少不用吃粪过日,所以她的奶也产了不少。

            不过,她的穴也开始鬆了起来,于是我便买了十几头公猪,又盖了个牧场,我把她放到那群公猪中,又给她身上涂了满身的母猪的发情体液,一晚过去,我再去看她时,她已经是满身的猪精液和泥巴,而她的肚子涨涨的,里头也全是猪的精液,我把她从猪群中拖了出来,用水管沖洗着她的身体。

            她的肚子一天一天长大,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就能生下来,只是那个「小孩」却非常崎形,说是猪又不是猪,人又不是人的,我叹了叹气,把那些猪卖了后,转手又买了一只马,,她看到马时,马上明白了自己下个对象便是马了,我把她放在一个自制的假马上,在她身上又涂上会让公马性奋的母马分泌液,还把公马操她的视讯拍了下来,在马屌的摧残下,她的小穴被干得比我干鬆后还要大,看着她那又痛苦又爽的表情,我把她又拖了出来,往她的肛门插了进去,虽然很鬆,但我拿出刀子,在她已经癒合的残肢断面上来了几刀,痛楚让她又把肛门夹紧了,虽然是紧了,不过也就几分钟,痛楚过后,她的后庭又变鬆了起来,我用力的往她的伤口一捏,她又痛得夹紧了起来,可是这样是一个麻烦,我一把在她的残肢上开了个洞,从里面插了进去,她则痛得晕死过去,看到她痛苦的样子,我不禁往里面射了一发,接着又替她缝了起来。
       
            又是几个月过去,她又生下了她和马的「爱情结晶」,没想到的是,这次居然生出了和动漫中人马一样的小孩,还是女的,真是个异宝,我马上好好的把小孩养了起来,接着,又让她和各种生物交配,虽然其中有不少是生出崎形儿,不过她成功生出了鸟人、人鱼、蛇人、人马,而且都是母的,我真的是不要太开心,而且人鱼还是一对姐妹,于是我把妹妹在黑市上卖了一大笔钱。

             可惜的是,她经过多次的摧残,脑子开始有点不正常了,于是我把她抓回房子,给她清洗一遍后,再次放到那个曾经宰杀了女同学的桌子上,看着她那张开的穴道,我突发奇想,我用手撑开了她的小穴,往里头塞满了食物,然后直接丢进了大烤箱里,烤箱里的灼热感让她清醒过来,疯狂的想要逃出烤箱,可是没有手脚的她,甚幺都做不到,「叮」的一声,烤箱发出声响,,我把她从烤箱中拿出,看着她的肉,默默的说了一句:「操!早知道就不要这样搞了,头髮都烤没了,一点都不好看了!」,接着我便把她的肉吃光了。